当前位置:主页 > 经济 > 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锋:金融市场有效运转

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锋:金融市场有效运转

发布时间:2020-04-01 11:39 来源:未知

  “金融市场能够有效运转的基础条件,首先要求信息对称,但投资者跟融资者天然就是信息不对称。”11月13日,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锋在以“不确定时代的变与不变”为主题的“《财经》年会2020:预测与战略”上如此表示。

  他呼吁,传递资本市场相关信息需及时、准确、全面,这是基本的市场要求。既然是资本市场,就应该秉着资本市场的规矩、规律来运转,监管部门、中介机构及其他市场的参与主体都应该以这个标准为准绳。假以时日,我们的市场才也可能恢复信心,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最后,刘锋谈到,对于注册制,相信未来将会是中国资本市场会普遍采用的方式,而中国亦需逐渐放宽相关标准。

  刘锋:谢谢主办方给我这个机会。作为首席经济学家,主要是像刚才陆挺先生这样做某一个方面的经济判断跟预测,有宏观的、有市场的。今天来的首席经济学家也比较多,我作为一个加入这个行业比较晚,出局的最早的首席经济学家,我想谈另外一个问题。

  我们回顾一下中国过去十年的资本市场,如股票市场,目前的总市值是50万亿左右,这样一个规模在整个社会融资中比重占不到10%。也就是说,大量的融资活动通过间接融资体系来进行,也是通过银行体系。中国资本市场发展过去近20多年,从数字上观察,它的功能在退化,这是第一个很重要的观察。所以大量的债务累积没有地方消化,这么多年来为什么资本市场发展出现了这么多的障碍?

  再看看我们的表现,过去十年A场,以中证500指数为例,它的年均收益率,大家猜一下只有多少?1.61%。美国在同期,如果以标普500为例,它的年均收益率是10.32%。同期中国的GDP年均增长是6.99%,美国同期年均GDP增长率2.05%。也就是说,中国至少远没有起到促进经济增长的很重要作用。我们作为分析师,成天在这儿预测,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呢?我们知道,金融市场的本质是为金融资产提供一个交易场所,它所扮演的功能首先是价格发现,给投融资搭建一个桥梁、一个场所。投资的人有地方投,有标的,融资的人需要钱,跟投资人直接见面,起到有效的资源配置的作用,同时也为全社会分散风险。这个资本市场是有非常强大的风险分散功能的,这一点大家可能不是太理解,有很多人可以承担很大的风险,股权投资者能承担的风险跟债券投资者承担的风险是不一样的。

  金融市场能够有效运转的基础条件,首先是要求信息对称,投资者跟融资者天然就是信息不对称,我们判断一个市场是不是有效,就是看它在信息对称方面做得是不是有效,我们有一系列的金融理论和经济理论来描述这个问题。我们的金融中介,分析师、会计师、律师、投资顾问、投资银行,都是在试图把这个市场变得更有用,把信息变得更有效,更有效地提供交易便利,这里还有监管的问题,包括它的流动性。比如,现在很多时候限制涨停板,包括停牌、退市制度,很多并不是使这个市场流动性很好的过程。投资者的权益要得到有效的保障,如果有人作假,有人操纵市场,投资者的权益受到了损害,谁来保护他们?有没有相关的法律和执行来保护他们,对这个市场进一步的发展是最基础的事情。这些东西都是需要一个专业的团体和专业的个人在中间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美国在业内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协会叫做AIM2,它是投资管理和研究师的协会,他们推出一个最重要的资格认证标准就是金融分析师CFA。在座的,尤其当分析师的,有很多都考过这个资质,资质里要求最高的只有一个内容,都会考,占很大的篇幅,就是今天谈到的内容,你的道德和你的职业操守。

  为什么这个问题要提高到那么重要的程度,为什么这个问题甚至要先于你的专业技术能力,我会用模型、我会看数据、我会做预测,要先用这个,因为你一旦有专业能力了之后,你就成了服务对象的强势,如果医生想要杀人的话,他比普通人想要杀人的条件便利得多。所以说我们研究人员一个最重要的职责是帮助投资人,你可以是机构投资人,也可以是个人投资者,还要帮助融资者在信息收集、信息解读处理,并提供你的专业判断方面要占有优势。这形成了你的一种权力,这是所说的专业权力,这个权力如果用不好,把整个过程变成了一个名利场,变成你个人或者机构的逐利的工具,对你个人和对整个市场都会是灾难性的,不可持续的。

  美国经历过这个过程,美国在大萧条的20多年前,美国市场是非常混乱的,监管也非常缺失,各种骗子、投机,各种坏人非常多。美国在这方面受到了非常大的教训之后,痛定思痛,在最近四五十年中,在这方面提出了非常严苛的要求。现在美国市场上,造假受到的惩罚比一般的刑罚都要重。还记得前几年安然事件吗?不但安然本身垮掉了,而且它的主要责任人基本上把牢底坐穿了,帮他作假的专业机构安德森会计事务所也罚破产了,民事诉讼把它搞垮了,当事人都受到了严格的惩罚。

  对比目前中国市场的状态我不展开了,大家都经历了很多,近期有发生了很多案子,这些案子本身,如果说我们这些专业人士没有很好的操守,没有很好的诚信基础,没有很好的道德底线,没有很好的专业胜任,不能为客户保守秘密,不能恪尽职守,不能对基本的资料和你的观点做一个区分,事实和观点混淆。业内就有,因为大家都喜欢听点内部消息,我就帮你搞点内幕消息。在美国道德准则里是严禁使用内幕消息,叫做非公开信息,你这么一弄造成了信息不对称,在信息上占有优势,如果不能够对资料公正、准确、完整把握的话,你写出来的东西,你自己加的东西,跟事实又不做区分,这样对市场的损害是巨大的,而且这个市场是诚信、信任缺失的,中国市场当前最缺的是这个。

  如果老百姓、投资人反复地受骗,反复地被误导,他们怎么能够形成正确的投资判断呢?怎么可以有一个持续的很合理的预期呢?所以说我在此也呼吁一下,这个事情还不仅是分析师的问题,甚至在座的今天很多媒体的问题。我自己这一两年经常接受媒体的采访,我希望把握我自己的底线,但是我还不能左右你们。媒体在这中间也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你应该是以事实为依据进行报道,这是资本市场本身的要求。资本市场对信息的界定,第一,得及时,得准确,得全面的进行信息披露,这是基本的市场要求。而我们经常会看到,我们的很多媒体,包括我们的分析师发表一些文章要通过媒介,他们都在做所谓的引导,往某个方面引导。试想一下,大家都往一个方向引导说事儿,未来是不可预测的,我们知道这是矛盾的,不可能百分之百往你引导的方向去发展,如果没有往你那个方向发展,被你引导带到沟里去了,人家做出来的投资决策,你承担这个责任吗?你又承担不了这个责任,你为什么要引导呢?你还不如把事实告诉人家,要人家自己风险自担,根据事实做出来的判断是我的事儿。

  除媒体之外,还有监管机构,我们叫做竞争中性原则,包括政府部门。既然是资本市场,我们就应该秉着资本市场的规矩、规律,来运转这个市场,监管部门也好、中介机构也好,市场的参与主体,包括我们的股东、投资人都应该以这个为标准。这样假以时日,我们的市场才也可能恢复信心,走在正确的道路上。谢谢大家!

  提问:刘总您好,我是证券时报券商中国的记者,刚才听了您的演讲,您讲得很中肯,我想问一个现在大家都很关注的关于注册制的问题。作为资本市场的试验田,科创板已经试行了注册制,创业板的注册制指日可待,您觉得现在的注册制距离成熟的资本市场还有多大的差距?您有什么建议?

  刘锋:注册制是一个比较规范的,不是一个新生事物。在我们国家尝试着做,而且是正确的尝试。大家要习惯这样一种上市的规则,这个规则很多人理解是不是放松了,就不审核了,其实我们还是有很多的审核环节,科创板至少到现在还算是平稳,它有很多东西细节化了,前置了很多内容,其实真正到最后的阶段,注册的这个环节,好多事情就已经完成了。前面让你补充材料,不行的话,你自己就撤出了,是这样一个过程。

  我相信将来中国资本市场全部就会用这么一种方式来,我们也在学习过程当中。我个人觉得,现在还是偏紧,跟成熟市场比,如果对标纳斯达克的话,能宽就尽量得宽,我自己是这样一个观点,因为多让后端的市场,不要把投资人的能力太低估了,但是投资人需要准确的信息,不是希望你帮我筛。所谓注册制,跟审核制一个最大的区别,审核制是我在挑,我先挑一点我认为好的,就放到市场上。但是你不要忘记你是谁,你觉得你就能挑好的吗?你认为几个人就能挑过几百个人、几千个人,整个市场上亿人的水准吗?所以说换一个思路,注册制的理念,我是掌握最低标准,只要符合我的基本条件,你先进来,美国大学也是这么一个标准,我们考专业资质,也是这样,我们找过最低标准,60分标准,你是不是90分、100分,由市场来做判断,我们现在还在纠结这条线分。

  我在加拿大考过驾驶执照,中国也考过驾驶执,中国考驾驶执照的标准在90分,我觉得太高,考90分得是优秀的水平,但是你发现,中国马路上出事儿的概率不见得比美国少,我就是这个意思。谢谢!

服务热线: 邮箱: 地址: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技术支持:拍吧娱乐前沿时尚生活资讯 娱乐新闻明星八卦最新动态_